1000亿美金的愿景基金IRR达29%,如何评价它两年多的表现?


Venture Capital Zhihui我想分享2天前

这家全球最大的股票投资基金已经交出了一份新的成绩单:LP Net Blended IRR为29%,这对1000亿美元的基金而言已经非常令人印象深刻。

但是,仍然很难说远景基金已经取得了巨大的成功,因为这些好处大部分仍然只是“纸上财富”的书籍回归。

来源|亚洲另类投资

作者|本胡

不得擅自转载

5月10日,优步终于敲响了上市的钟声。这也是世界上最大的股票投资基金软银远景基金的关键时刻:两年前的五月,远景基金是官方基金,优步是迄今为止规模最大的基金。投资也是其投资项目的首次公开招股。

远景基金于2017年底向优步投资77亿美元,目前是优步最大的单一股东,拥有16.3%的股份。根据5月14日的收盘价,远景基金持有的股份市值约为109亿美元,相当于远景基金投资17个月的账面回报率41.8%。

这种回报并不令人意外,尤其是优步的市值甚至不能与上一轮760亿美元的私人融资相媲美。然而,对于如此大的投资额,这种回报已经是一个好结果。

远景基金绝对是替代投资的替代方案。当孙铮在2016年正式宣布成立这个“巨无霸”基金时,外界充满了惊喜和怀疑:如何管理1000亿美元的资产?

两年多以后,Vision Fund交出了初步成绩单,LP Net Blended IRR达到了29%。

如何审查远景基金的表现?对于这个持续12年的基金,要全面评估它是否成功还为时尚早。然而,除了这些疑虑之外,我们还应该看到过去两年来其业务的一些独特价值。

净IRR达到29%

在优步上市前一天,Vision Fund的整体表现已经公布。

Vision Fund于2016年底由软银集团推出,并于2017年5月正式成立。目前,该基金筹集了986亿美元,是全球最大的股权投资基金。与许多传统股权投资基金不同,它采用结构化设计,这也凸显了孙中山的雄心壮志。

其资本构成分为两类,一类是优先股,金额为400亿美元,这部分投资的固定年利率为7%,每半年支付利息;剩下的586亿美元是普通利息投资。在普通股权投资中,软银集团贡献了近一半的自有投资,总额为281亿美元。

根据软银集团披露的信息,截至今年3月底,远景基金的表现为:

该基金的整体内部收益率(净混合内部收益率),包括优先股权投资和一般股权投资,达到29%;

由于结构化设计,普通股权投资的好处更令人印象深刻。一般股权投资的净内部收益率为45%(扣除支付给优先投资权益的固定利息,管理费,业绩分享等);

对于软银集团而言,由于它只参与普通股权投资,而远景基金的结构使得软银集团从Vision Fund的回报得到杠杆化,其业绩更加令人眼花缭乱:净内部收益率高达62%。它包括来自普通出资的收入和作为基金经理的业绩份额。

为了判断远景基金的整体回报,使用净混合IRR指标更为合适。净IRR的29%表现被认为是同期表现最佳的股票投资基金中的前1/4。特别是对于如此庞大的投资基金,获得总收入的29%是非常令人印象深刻的。

孙正义还在新闻发布会上评论了远景基金的回归“非常高”和“非常罕见的风险投资基金”。

书的回归有点虚幻

但是,仍然很难说远景基金已经取得了巨大的成功,因为这些好处大部分仍然只是“纸上财富”的书籍回归。

截至3月底,虽然远景基金已投资约80个项目,但只有两个项目被撤销,即Flipkart和NVIDIA。前者销往沃尔玛,而后者则在二级市场销售并出售。这两个项目的投资收益可能在20至25亿美元之间。其余的投资回报来自投资项目的估值。这最终会成为真正的资金还有待观察。

但是,这些项目的回报计算很难实现真正的公平。

当远景基金出现时,高科技行业的独角兽成为最受欢迎的目标。远景基金依靠大量投资,人为地提高了独角兽的估值,甚至很多人都说远景基金是独角兽在IPO之外创造了另一个新的选择,即“愿景基金市场上市”。因此,这些项目的估值并非来自一个完全有效的公开市场,而是来自远景基金领导的“远景基金市场”,其估值具有更大的灵活性。

例如,在优步上市之前,其对私募股权市场上一轮融资的估值已经达到790亿美元,外界估计其上市后估值将超过1000亿美元,但正式进入IPO市场时,按其发布价格计算,仅为820亿美元;当它正式开始交易时,第一天的收盘价下跌了7.62%,不到700亿美元。

资本市场的这种不确定性将挑战非上市公司的估值。因此,对于远景基金而言,29%的净混合内部收益率可以说是有利可图的,但过于虚幻,尚未达到对愿景基金业绩的升值。

当然,衡量基金成功的方面是多方面的。无论外界如何评估远景基金的表现,都无关紧要。 LP的结论是唯一的答案。根据各种信息,LPs因愿景基金的表现而获得认可。 LP的态度可以从软银正在准备的Vision Vision的第二阶段看出。

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沙阿去年10月接受采访时表示,虽然有报道称主要唱片公司对Vision Fund的做法有很多耳语,但作为Vision Fund的最大“黄金拥有者”。沙特主权财富基金计划进行远景基金的第二阶段,计划投资450亿美元。

孙正义最近在接受采访时表示,他接到了许多投资者的电话,并表示愿意加入第二只基金。我相信这不是孙正义的自称。有限合伙人的态度仍然与过去两年远景基金的表现一致。

超越资本,愿景基金的价值

从第三方的角度来看,除了关注远景基金的表现外,远景基金的许多突破也值得投资圈子。

对于初创企业而言,远景基金的价值不再仅仅是一项重大的资本投资,而是一个以愿景基金为纽带的全球资源网络,将直接帮助高科技公司进入世界其他市场。

例如,Vision Fund投资了连锁酒店OYO Rooms。作为一家在印度成立的公司,Vision Fund在准备进军欧洲和中国市场时提供了资源。 OYO Rooms从软银投资的东南亚网络汽车公司Grab筹集了1亿美元。

在中国,孙正义帮助OYO Rooms与阿里巴巴建立联系,并与滴滴合作推广广告项目。自2017年11月第一家OYO酒店在深圳推出以来,仅仅9个月,OYO Rooms就在中国推出了1000多家附属酒店。在已经是红海的中国经济型酒店市场,OYO Rooms的快速增长令人惊叹。

这种“投资后服务”的价值是普通风险投资基金无法比拟的。目前,Vision Fund已经投资了82家高科技公司,这些公司构成了世界上最大和最顶级的超级独角兽俱乐部,随着视觉基金的规模不断扩大,这家超级俱乐部的影响力相应增加,这将成为远景基金的独特战略资源。

远景基金最值得怀疑的问题之一是投资项目时价值被高估,但当这些战略资源的价值对潜在公司越来越突出时,未来有可能:远景基金可能能够比市场便宜的估值获得新项目的投资机会,而不是更高的估值。

“巨无霸”基金模式已经过验证?

正如创业对创业公司而言不同寻常,创新对投资行业同样重要。愿景基金是全球股票投资领域的大胆创新尝试,正在验证一个前所未有的主张:

超级庞大的基金能成功吗?

毫无疑问,管理这样一个大型基金是一个巨大的挑战,可以在没有先例的情况下遵循。从商业模式,投资逻辑,团队管理和风险控制,所有这些都是新的探索。

据说,来自中东的“黄金之王”之前曾发现另一家顶级风险投资公司红杉资本。然而,红杉资本担心很难投入这么多钱。因为如果你投资项目的早期阶段,风险投资的收入来自概率,你需要分散网络,而不是在某些项目中注入太多钱;如果你在后期投资,虽然投资成功率上升,但回报率面临考验,特别是考虑到这样一个大规模的单行程,退出时很难找到接收者。

愿景基金模式非常具有特色。它既不是传统的风险投资,也不是因为其投资项目的阶段不是很早;它不是私募股权基金,因为它不会通过重组管理和传统PE等业务来增强资产。增值。

但是,它的模型实际上非常简单。凭借单一的大型基金(甚至远远超过企业所需的数量),它投资于与人工智能相关的前沿技术公司,并加速这些具有资本优势的领先技术公司的发展。

从数十个项目的试验来看,这些科技公司似乎能够承载数亿甚至数十亿美元的投资,依靠资本优势形成的壁垒更有可能成为新兴的寡头。

根据cnbc去年的报告,红杉资本还筹集了数只基金,总额约120亿美元,旨在发现全球范围内的投资机会。红杉资本也走上了“巨无霸”基金之路,这可能是由于远景基金在一级市场上抢夺“猎物”所带来的竞争压力,或者说红杉资本已经同意了。巨无霸基金的可行性。

视觉基金的实验仍在进行中。甚至有消息称,孙正义正准备进行这家“巨无霸”的IPO。这个看似疯狂的想法并不是另一个令人兴奋和期待的探索。

收集报告投诉

全球最大的股票投资基金交出了一份新的成绩单:LP净混合内部收益率为29%,对于一只1000亿美元的基金来说,这一数字已经非常可观。

不过,目前还很难说远景基金取得了巨大的成功,因为这些收益大多仍只是“账面财富”的账面回报。

来源亚洲另类投资

作者本胡

未经授权,请勿重印

5月10日,优步终于敲响了上市的钟声。这也是全球最大的股权投资基金软银远景基金(Softbank Vision Fund)的关键时刻:两年前的5月,远景基金正式成立,Uber是迄今为止同类基金中规模最大的。投资也是其投资项目的首次IPO。

远景基金于2017年底向优步投资77亿美元,目前是优步最大的单一股东,拥有16.3%的股份。根据5月14日的收盘价,远景基金持有的股份市值约为109亿美元,相当于远景基金投资17个月的账面回报率41.8%。

这种回报并不令人意外,尤其是优步的市值甚至不能与上一轮760亿美元的私人融资相媲美。然而,对于如此大的投资额,这种回报已经是一个好结果。

远景基金绝对是替代投资的替代方案。当孙铮在2016年正式宣布成立这个“巨无霸”基金时,外界充满了惊喜和怀疑:如何管理1000亿美元的资产?

两年多以后,Vision Fund交出了初步成绩单,LP Net Blended IRR达到了29%。

如何审查远景基金的表现?对于这个持续12年的基金,要全面评估它是否成功还为时尚早。然而,除了这些疑虑之外,我们还应该看到过去两年来其业务的一些独特价值。

净IRR达到29%

在优步上市前一天,Vision Fund的整体表现已经公布。

Vision Fund于2016年底由软银集团推出,并于2017年5月正式成立。目前,该基金筹集了986亿美元,是全球最大的股权投资基金。与许多传统股权投资基金不同,它采用结构化设计,这也凸显了孙中山的雄心壮志。

其资本构成分为两类,一类是优先股,金额为400亿美元,这部分投资的固定年利率为7%,每半年支付利息;剩下的586亿美元是普通利息投资。在普通股权投资中,软银集团贡献了近一半的自有投资,总额为281亿美元。

根据软银集团披露的信息,截至今年3月底,远景基金的表现为:

该基金的整体内部收益率(净混合内部收益率),包括优先股权投资和一般股权投资,达到29%;

由于结构化设计,普通股权投资的好处更令人印象深刻。一般股权投资的净内部收益率为45%(扣除支付给优先投资权益的固定利息,管理费,业绩分享等);

对于软银集团而言,由于它只参与普通股权投资,而远景基金的结构使得软银集团从Vision Fund的回报得到杠杆化,其业绩更加令人眼花缭乱:净内部收益率高达62%。它包括来自普通出资的收入和作为基金经理的业绩份额。

为了判断远景基金的整体回报,使用净混合IRR指标更为合适。净IRR的29%表现被认为是同期表现最佳的股票投资基金中的前1/4。特别是对于如此庞大的投资基金,获得总收入的29%是非常令人印象深刻的。

孙正义还在新闻发布会上评论了远景基金的回归“非常高”和“非常罕见的风险投资基金”。

书的回归有点虚幻

但是,仍然很难说远景基金已经取得了巨大的成功,因为这些好处大部分仍然只是“纸上财富”的书籍回归。

截至3月底,虽然远景基金已投资约80个项目,但只有两个项目被撤销,即Flipkart和NVIDIA。前者销往沃尔玛,而后者则在二级市场销售并出售。这两个项目的投资收益可能在20至25亿美元之间。其余的投资回报来自投资项目的估值。这最终会成为真正的资金还有待观察。

但是,这些项目的回报计算很难实现真正的公平。

当远景基金出现时,高科技行业的独角兽成为最受欢迎的目标。远景基金依靠大量投资,人为地提高了独角兽的估值,甚至很多人都说远景基金是独角兽在IPO之外创造了另一个新的选择,即“愿景基金市场上市”。因此,这些项目的估值并非来自一个完全有效的公开市场,而是来自远景基金领导的“远景基金市场”,其估值具有更大的灵活性。

例如,在优步上市之前,其对私募股权市场上一轮融资的估值已经达到790亿美元,外界估计其上市后估值将超过1000亿美元,但正式进入IPO市场时,按其发布价格计算,仅为820亿美元;当它正式开始交易时,第一天的收盘价下跌了7.62%,不到700亿美元。

资本市场的这种不确定性将挑战非上市公司的估值。因此,对于远景基金而言,29%的净混合内部收益率可以说是有利可图的,但过于虚幻,尚未达到对愿景基金业绩的升值。

当然,衡量基金成功的方面是多方面的。无论外界如何评估远景基金的表现,都无关紧要。 LP的结论是唯一的答案。根据各种信息,LPs因愿景基金的表现而获得认可。 LP的态度可以从软银正在准备的Vision Vision的第二阶段看出。

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沙阿去年10月接受采访时表示,虽然有报道称主要唱片公司对Vision Fund的做法有很多耳语,但作为Vision Fund的最大“黄金拥有者”。沙特主权财富基金计划进行远景基金的第二阶段,计划投资450亿美元。

孙正义最近在接受采访时表示,他接到了许多投资者的电话,并表示愿意加入第二只基金。我相信这不是孙正义的自称。有限合伙人的态度仍然与过去两年远景基金的表现一致。

超越资本,愿景基金的价值

从第三方的角度来看,除了关注远景基金的表现外,远景基金的许多突破也值得投资圈子。

对于初创企业而言,远景基金的价值不再仅仅是一项重大的资本投资,而是一个以愿景基金为纽带的全球资源网络,将直接帮助高科技公司进入世界其他市场。

例如,Vision Fund投资了连锁酒店OYO Rooms。作为一家在印度成立的公司,Vision Fund在准备进军欧洲和中国市场时提供了资源。 OYO Rooms从软银投资的东南亚网络汽车公司Grab筹集了1亿美元。

在中国,孙正义帮助OYO Rooms与阿里巴巴建立联系,并与滴滴合作推广广告项目。自2017年11月第一家OYO酒店在深圳推出以来,仅仅9个月,OYO Rooms就在中国推出了1000多家附属酒店。在已经是红海的中国经济型酒店市场,OYO Rooms的快速增长令人惊叹。

这种“投资后服务”的价值是普通风险投资基金无法比拟的。目前,Vision Fund已经投资了82家高科技公司,这些公司构成了世界上最大和最顶级的超级独角兽俱乐部,随着视觉基金的规模不断扩大,这家超级俱乐部的影响力相应增加,这将成为远景基金的独特战略资源。

远景基金最值得怀疑的问题之一是投资项目时价值被高估,但当这些战略资源的价值对潜在公司越来越突出时,未来有可能:远景基金可能能够比市场便宜的估值获得新项目的投资机会,而不是更高的估值。

“巨无霸”基金模式已经过验证?

正如创业对创业公司而言不同寻常,创新对投资行业同样重要。愿景基金是全球股票投资领域的大胆创新尝试,正在验证一个前所未有的主张:

超级庞大的基金能成功吗?

毫无疑问,管理这样一个大型基金是一个巨大的挑战,可以在没有先例的情况下遵循。从商业模式,投资逻辑,团队管理和风险控制,所有这些都是新的探索。

据说,来自中东的“黄金之王”之前曾发现另一家顶级风险投资公司红杉资本。然而,红杉资本担心很难投入这么多钱。因为如果你投资项目的早期阶段,风险投资的收入来自概率,你需要分散网络,而不是在某些项目中注入太多钱;如果你在后期投资,虽然投资成功率上升,但回报率面临考验,特别是考虑到这样一个大规模的单行程,退出时很难找到接收者。

愿景基金模式非常具有特色。它既不是传统的风险投资,也不是因为其投资项目的阶段不是很早;它不是私募股权基金,因为它不会通过重组管理和传统PE等业务来增强资产。增值。

但是,它的模型实际上非常简单。凭借单一的大型基金(甚至远远超过企业所需的数量),它投资于与人工智能相关的前沿技术公司,并加速这些具有资本优势的领先技术公司的发展。

从几十个项目的实验来看,这些技术公司似乎能够承担数亿甚至数十亿美元的投资,依靠资本优势形成的障碍更有可能成为新兴寡头。

根据CNBC去年的报告,红杉资本还筹集了数笔资金,总额约120亿美元,旨在发掘全球范围内的投资机会。红杉资本也走上了“巨无霸”基金的道路,这可能是由于远景基金在初级市场抢夺“猎物”所带来的竞争压力,或红杉资本已经同意。巨无霸基金的可行性。

愿景基金的实验仍在进行中。甚至有消息说孙正义正在准备进行这个“大Mac”的首次公开募股。这个看似疯狂的想法并不是对兴奋和期待的另一种激动人心的探索。

http://anzhuo.pljtzzb.c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