释放消费潜力 谨防挤出效应


消费已经连续五年成为中国经济增长的第一推动力。专家认为,“稳定消费”对宏观经济稳定和健康发展远比“稳定投资”重要。充分挖掘和释放消费潜力,推动形成强大的国内市场,使消费成为中国经济稳定而深远发展的重要支撑,已成为当前的紧迫话题

作为“三驾马车”之一,消费已连续五年成为中国经济增长的第一推动力。然而,自2018年下半年,尤其是第四季度以来,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长率发生了显着变化,导致一些人担心“消费疲软”和“消费下降”。

2019年,中国经济运行的稳定性将会发生变化,人们将会有所担忧。外部环境复杂严峻,经济面临下行压力。在这种形势下,充分挖掘和释放消费潜力,推动形成强大的国内市场,使消费成为中国经济稳定和长远发展的重要支撑,已成为当务之急。

消费市场压力

2018年,中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38.1万亿元,比上年增长9.0%,增速比上年放缓1.2个百分点。消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为76.2%,比上年增长18.6个百分点。

数据显示,虽然消费在刺激经济增长中的作用进一步凸显,但随着经济发展过程中长期积累的矛盾和风险凸显,模仿破浪消费阶段基本结束,消费市场压力更大。

根据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部署,中国将在2019年推动形成强大的国内市场。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刘学智(Liu Xuezhi)认为,中央政府强调挖掘消费潜力,部分原因是中国经济结构从投资向消费转变。此外,随着城乡居民收入的稳步增长,消费需求仍有很大的增长空间。另一方面,目前的消费操作也面临一些阻力和问题,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增速将在未来继续放缓。

“消费已经成为经济增长的重要驱动力。如果消费需求减弱,将对经济增长产生更明显的影响,也将影响就业和经济结构的转型升级。”刘学智表示,中国正逐步从外向型经济向内向型经济转变,扩大需求的重点是扩大内需。因此,挖掘消费潜力,不断扩大消费需求将成为未来几年的关键任务之一。

JD.com数码科技副总裁兼首席经济学家沈建光表示,消费已经连续五年成为经济增长的第一推动力,2018年最终消费支出对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的贡献率将达到76.2%。因此,扩大消费对稳定增长具有重要意义。考虑到全球经济疲软和2019年贸易保护主义抬头,进一步释放消费潜力将是应对经济下行压力的关键措施。

“‘稳定消费’对宏观经济稳定和健康发展比‘稳定投资’重要得多。”中国人民大学中国宏观经济论坛研究小组指出,自2016年以来,中国固定资产名义增长率低于国内生产总值名义增长率,这意味着“中国投资驱动模式”已经走到了尽头。这背后的核心原因是储蓄率的明显下降和消费率的明显上升。因此,无论从短期供求平衡还是增长质量来看,宏观经济政策的重心都必须从“稳定投资”转向“稳定消费”。

巩固消费能力

总体而言,2019年中国宏观政策将继续大力扩大内需。重要的工作是促进消费增长。

交通银行前一份报告指出,随着消费促进政策的出台,服务业的开放程度将会提高

“当前消费下降是由多种因素驱动的,如收入下降、消费信贷萎缩和财富效应萎缩。今后,有必要从收入方面增加居民的消费潜力,这恰恰要求加快实施结构性改革。”根据沈建光的分析,除了降低个人所得税之外,还有必要推动降低社会保障率,以稳定就业预期,同时增加企业利润。同时,推进资本市场改革有助于增加居民财产性收入,提高居民消费能力。

“巩固中国3亿多中等收入群体的消费基础是我们工作的重点。”中国人民大学中国宏观经济论坛研究小组认为,首先要关注中等收入群体杠杆率的过度上升,以防止债务挤出效应;二是积极实施个人所得税改革方案,减轻工人阶级的税收负担;三是加快降低社会保障税率,防止中等收入群体的可支配收入在改革和调整中受到影响。第四,加大中等收入群体公共服务均等化改革,改善中等收入群体获得公共服务的机会。五是制定启动中等收入群体消费的战略,特别是促进消费升级的战略。六是针对2019年年中可能出现的猪肉价格波动和收入波动,制定低收入群体消费补贴计划,防止宏观经济波动对低收入群体产生过度影响。第七,相机应实行“进口促进消费”的政策,高端消费和非正常消费不应过度自由化。

专家还指出,为了扩大消费,除了巩固居民的消费能力外,还必须增强居民的消费意愿,提高社会保障水平。目前,我们应该加快国有资产向社会保障的转移,以弥补养老金缺口。同时,进一步扩大社会保障覆盖面,这将有助于减轻居民的心理负担,使他们在消费时没有后顾之忧,“愿意消费”和“敢于消费”。

促进农村消费

不久前,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与相关部门共同制定了《进一步优化供给推动消费平稳增长 促进形成强大国内市场的实施方案(2019年)》。

本计划旨在顺应居民消费升级的大趋势,进一步优化供给,更好地满足人民对美好生活的需求,促进国内市场的形成。该计划明确提出,将采取更多措施促进汽车消费,特别是农村汽车的升级换代。促进农村消费升级;推动家用电器升级换代。

“总的来说,该计划中提出的刺激消费的措施在某些方面“形式相似,但不同于2008年的消费刺激政策”根据沈建光的分析,在本轮提振消费计划中,明确提到要挖掘农村地区网上购物和旅游消费的潜力,建设消费基础设施等。与此同时,明确提出支持汽车和家用电器等耐用商品的农村消费,这表明鼓励农村消费仍然是重点。

刘学智说,过去农村消费政策主要是解决温饱问题,即从零开始推动农村商品消费的进程。该计划鼓励农村消费的部署反映了提高消费的必要性。这是一个从好到好的过程,旨在提高消费质量。因此,简单地把这个计划理解为新一轮的“家电下乡”和“汽车下乡”是有偏见的。

不可否认,我国目前的城市消费水平有了显着提高,从消费增长阶段转变为存量阶段。农村消费潜力尚未释放,仍处于消费增长阶段。

在沈建光看来,农民缺乏产权和可支配收入低是制约农村消费的主要因素。因此,为了扩大农村消费,除了加快提高